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案例库 > 遗嘱生效案例--皇姑区法院民事判决书

浏览历史

遗嘱生效案例--皇姑区法院民事判决书
沈阳市沈河区炎黄为老服务中心 / 2018-10-10

 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

 

       

 

(2018)0105民初3578

原告:白某某,男,1983××日出生,汉族,住沈阳市皇姑区怒江街×××号×××。

被告:白某(原告爷爷),男,1933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沈阳市皇姑区怒江街×××号×××。

委托代理人:白某,女,1969年×月×日出生,住沈阳市皇姑区怒江街×××号×××。(系原告白某某姑姑)

被告:张某(原告奶奶),女,1933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沈阳市皇姑区怒江街×××号×××。

委托代理人:白某,女,1969年×月×日出生,住沈阳市皇姑区怒江街×××号×××。(系原告白某某姑姑)

被告:孙某(原告姥姥),女,1969年委托代理人:白某,女,1969年×月×日出生,住沈阳市和平区胜利南大街×××号×××。

原告白某某诉被告的白某、张某、孙某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4月11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告白某某,被告白某及张某委托代理人白某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白某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要求坐落于沈阳市和平区总站路×××号××室及坐落于沈阳市皇姑区云山路×××号××室房屋归原告继承所有。诉讼费由原告承担。事实及理由:被继承人白某某(原告父亲)与冯某(原告母亲)系夫妻关系,二人共育有子女一人,即本案原告,被继承白某某(原告父亲)于2011年3月7日去世。被继承人冯某(原告母亲)于2018年3月26日去世,被告白某(原告爷爷)与张某(原告奶奶)系(原告父亲)的父母。被告孙某(原告姥姥)系冯某(原告母亲)母亲,冯某某(原告母亲)的父亲已先于其去世。冯某(原告母亲)生前留有自书遗嘱一份,原告主张冯某(原告母亲)的遗产部分按照自书遗嘱由原告依法继承本案诉争房屋。因被告白某(原告爷爷)、张某(原告奶奶)同意将二人应继承遗产的份额归原告所有,故本案纠纷房均归原告继承。

被告白某(原告爷爷)、张某(原告奶奶)辩称,原告所述属实,同意原告诉讼请求,依法应由被告白某(原告爷爷)、张某(原告奶奶)继承的部分同意归原告所有。

被告孙某(原告姥姥)未到庭答辩。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身份证复印件、户口本复件、冯某(原告母亲)死亡医学证明书复印件、白某(原告父亲)死亡医学证明书复印件、白某(原告父亲)干部履历表复印件、房屋所有权证复印件2份、原告在房地产大厦调取的沈阳铁路局职工成本价购买全部产权住房协议书、收款收据、购房者配偶双方工龄认证单、沈阳市已售公有住房清册、自书遗嘱一份、光盘一张、沈阳市和平区丹妮心理询服务中心出具的心理及逻思维评估报告一份、遗嘱见证函一份(炎黄遗嘱库)等证据在卷佐证,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本院认定事实如下:被继承人白某某(原告父亲)与冯某(原告母亲)系夫妻关系,二人共育有子女一人,即本案原告。被继承人白某某(原告父亲)于2011年3月7日去世。被继承人冯某(原告母亲)于2018年3月26日去世。被告白某(原告爷爷)与张某(原告奶奶)系白某某(原告父亲)父母。被告孙某(原告姥姥)系被继承人冯某(原告母亲)母亲,冯某父亲(原告姥爷)已先于其去世。

被继承人冯某(原告母亲)于2018年1月30日留有自书遗嘱一份,遗嘱内容为“立遗嘱人冯某,女,身份证号2010×××4326.我冯某现在头脑清楚,思维清晰,能够正常理解关清楚表达我本人的意愿,为订立遗嘱我声明如下事实:1、本人情况:女,1955年×月×日出生,现居住在沈阳市皇姑区华山路××号××。

2、婚姻和配偶:×××。

3、子女:×××。

4、父母:×××。

5、遗嘱内容:×××。签名并按手印(日期)

该份自书遗嘱订立时由沈阳市和平区丹妮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出具了心理及逻辑思维评估报告,评估结果为:“经过以上现场对冯某女士心理及逻辑思维测评。我机构认为冯某女士,在2018年1月30日10:47,所进行的心理及逻辑思维能力评估有效,冯某的逻辑思维能力及对日常社会性事务处理认识正常,特提供此证明”。被继承人白某某(原告父亲)生前未留有遗嘱。

被继承人白某某(原告父亲)与冯某(原告母亲)生前留有共同住房两处,即坐落于沈阳市和平区总站路××号××,建筑面积88.85平方米,产权所有人登记为白某某(原告父亲)。坐落于沈阳市皇姑区步云山路××号××,建筑面积122.5平方米,产权所有人登记为冯某(原告母亲)。以上房屋为白某某(原告父亲)与冯某(原告母亲)的夫妻共同财产。

本院认为,公民依法享有继承权,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所继承的遗产范围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本案中原告作为被继承人白某某(原告父亲)与冯某(原告母亲)的子女,被告白某(原告爷爷)、张某(原告奶奶)作为白某某(原告父亲)的父母,被告孙某(原告姥姥)作为冯某(原告母亲)的母亲均系第一顺位继承人。

关于继承方式问题,因被继承人白某某(原告父亲)未留遗嘱,故其遗产部分应按照法定继承处理。关于被继承人冯某(原告母亲)留有的自书遗嘱效力问题,原告白某某向本院提供了自书遗嘱(附光盘)、沈阳市和平区丹妮心理咨询服务中心出具的心理及逻辑思维评估报告及遗嘱见证函(炎黄遗嘱库)用以证明其主张。被告白某(原告爷爷)、张某(原告奶奶)认可该份遗嘱的真实性,认可该遗嘱系被继承人冯某(原告母亲)的真实意思表达。本院认为,依据继承法的有关规定,2018年1月30日被继承人冯某(原告母亲)留有的自书遗嘱,符合自书遗嘱的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系冯某(原告母亲)的真实意思表示,该自书遗嘱合法有效。对冯某(原告母亲)留有的遗产(包括继承白某某“原告父亲”遗留遗产的份额)应按照遗嘱继承处理,由原告白某某继承。

关于遗产范围及归属问题,即坐落于沈阳市和平区总站路××号××及坐落于沈阳市皇姑区步云山路××号××房屋,系二被继承人白某某(原告父亲)、冯某(原告母亲)夫妻共同财产,各自享有1/2份额。对于白某某(原告父亲)的遗产继承问题,白某某(原告父亲)未留有遗嘱,故白某某(原告父亲)的房产份额应按照法定继承处理。冯某(原告母亲)后于白某某(原告父亲)去世,故白某某(原告父亲)遗产应由原告白某某、被告白某(原告爷爷)、张某(原告奶奶)、冯某(原告母亲)平均继承。因被告白某(原告爷爷)、张某(原告奶奶)同意将应继承的份额归原告所有,冯某(原告母亲)留有自书遗嘱,将其应继承的份额归原告白某某所有,故白某某(原告父亲)留有的遗产份额均应归原告白某某继承所有。对于冯某(原告母亲)的遗产继承问题,因其留有自书遗嘱,故其享有的诉争房产份额应归原告白某某继承所有。综上,被继承人白某某(原告父亲)与冯某(原告母亲)去世后遗留的坐落于沈阳市和平区总站路××号××及坐落于沈阳市皇姑区步云山路××号××房屋均应归原告白某某继承所有。

被告孙某(原告姥姥)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对自己举证、质证及辩论等诉讼权利的放弃,故本院依法缺席判决。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七条第二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坐落于沈阳市和平区总站路××号××,建筑面积88.85平方米,产权所有人登记为白某某(原告父亲)。坐落于沈阳市皇姑区步云山路××号××,建筑面积122.5平方米,产权所有人登记为冯某(原告母亲)的私有房屋均归原告白某某继承所有。

二、驳回原、被告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元,由原告白某某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 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

沈阳市沈河区炎黄为老服务中心 业务范围:遗嘱登记、遗嘱保存、遗嘱见证、遗愿代办;免费为60岁以上(贫困)老人提供办理遗嘱的登记、保管业务;财务信息备份、私密存档、信息传递、第三方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