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案例库 > 赵某1与赵某2、赵某3继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历史

赵某1与赵某2、赵某3继承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沈阳市沈河区炎黄为老服务中心 / 2020-07-02

 

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0)辽0103民初1167号
原告:赵某1,男,1956年4月9日出生,汉族,住沈阳市沈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国永,辽宁共襄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赵某2,男,1962年10月11日出生,汉族,住沈阳市沈河区。
被告:赵某3,女,1968年6月20日出生,汉族,住沈阳市和平区。
原告赵某1与被告赵某2、赵某3继承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由审判员陈明担任审判长,审判员张莹莹和人民陪审员史秋卓参加评议的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赵某1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韩国永,被告赵某2、赵某3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赵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判令追回被告一在2015年10月26日收到原告报销医药费款项15119元;2、请求法院判令平分2015年9月14日至29日王淑梅在陆军总院重病期间原告支付医药费12985.71元、急救车费325元、护理费1600元、吸痰机800元、出院救护车费200元;3、请求法院判令分割王淑梅抚恤金16347.99元;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与理由:被告一、被告二与原告为兄妹关系,沈阳市沈河区法院在2018年11月27日对原告保管赵书绅生前医药费8.9万元进行遗产分割的判决生效执行中。那么在2015年9月14日至29日其母亲王淑梅在陆军总院重病治疗期间,原告所支付的医药费、救护车费、吸痰机、护理费等15910元,不应由原告一人承担,被告一、被告二也应承担,故被告一承担5303元,被告二承担5303元。被告一收到原告报销医药费15119元,就应还给原告。原告不应重复承担25725元的费用。即对原告保管赵书绅生前医药费8.9万元进行分割的判决,那么原告请求法院对王淑梅的抚恤金也进行分割,追回属于原告的那一部分。综上所述,为保障原告的合法权益,根据法律及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请求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赵某2、赵某3辩称,原告诉状中关于2015年9月至10月期间医疗费报销及平分问题已过诉讼时效,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相关诉请;2、王淑梅系答辩人母亲,赵某3在2015年王淑梅住院期间曾垫付医疗费12807.8元,医疗费的分担、报销款的归属应以当时原、被告三人的实际支出为计算依据;3、关于抚恤金,王淑梅于2017年12月4日去世,其在去世前多次住院治疗,赵某3为其垫付医疗费9266.53元。王淑梅去世后的葬礼、骨灰盒、火化等费用均是答辩人先行垫付。上述费用合计17656.53元。抚恤金16347.99元于2018年下发,是赵某3领取的,赵某3认为该笔费用应与上述垫付费用进行核销,不存在剩余分割情形。2015年答辩人在王淑梅住院期间垫付的医疗费已经在原告代王淑梅申请报销后返还,当时住院共花费大概3万余元,需要由我们先行垫付后才能报销,报销报了26900元,原告诉讼请求的第一二项都包含在之前原告从王淑梅处借款129000元,该笔费用法院已经判决了。综上,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全部诉讼请求,诉讼费用由原告自行承担。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根据本院采信的证据,结合当事人的陈述,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继承人王淑梅于2017年12月4日去世,原、被告系被继承人王淑梅的子女。2015年9月17日至2015年9月29日期间,被继承人王淑梅因病在沈阳军区总医院住院治疗,共花费医疗费42830.54元(其中个人支付部分11843.74元,该费用由原告支付)。2015年10月26日,被告赵某2出具收到赵某1报销药费款15119元的收条一张。2017年9月5日起至2017年12月22日期间,被继承人王淑梅因病花费医药费43991.18元(其中个人支付部分8666.89元,该费用由被告赵某3支付)。庭审中,原告认可报销的医药费款中除被告赵某3垫付的医疗费、购买病床费用外,其余费用由被继承人王淑梅花用,认可被继承人王淑梅去世后,被告赵某3支出丧葬费用共计8140元(2420元+4700元+200元+370元+450元)。
本院认为,关于原告主张被告返还报销医药费的问题。原告在庭审中认可该费用除被告赵某3垫付医疗费外,剩余部分已由被继承人王淑梅花用,故原告该主张并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摊其于2015年9月14日至29日期间医药费的问题。被告主张原告请求超过诉讼时效,原告称其已在(2018)辽0103民初1785号民事案件中提出该主张,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结合(2018)辽0103民初1785号民事案件立案时间,原告在该案件提出主张时已超出诉讼时效,不能认定诉讼时效中断。故对原告在本案中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原告主张分割抚恤金的问题。死亡抚恤金虽是死者生前单位发放给死者近亲属的生活补助费和精神抚慰金,但结合本案中被告赵某3在被继承人王淑梅住院期间及去世后的花费情况,为减少当事人诉累,本院认为应将抚恤金与被告赵某3花费互相抵顶,故对原告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赵某1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984元,由原告赵某1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陈 明
审 判 员  张莹莹
人民陪审员  史秋卓
二〇二〇年六月一日
书 记 员  范婧秋
本案判决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百零六条:本法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民法总则施行前,民法通则规定的二年或者一年诉讼时效期间已经届满,当事人主张适用民法总则关于三年诉讼时效期间规定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二条: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
对于涉及身份关系、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等应当由人民法院依职权调查的事实,不适用前款自认的规定。
自认的事实与查明的事实不符的,人民法院不予确认。
文章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根据有关法律规定,相关法院依法定程序撤回在本网站公开的裁判文书的,其余网站有义务免费及时撤回相应文书。
沈阳市沈河区炎黄为老服务中心 业务范围:遗嘱登记、遗嘱保存、遗嘱见证、遗愿代办;免费为60岁以上(贫困)老人提供办理遗嘱的登记、保管业务;财务信息备份、私密存档、信息传递、第三方信息存储服务。